南怀瑾先生浅释《志公禅师十二时辰颂》

来自小萃华亭
跳到导航跳到搜索

一首道偈,三家精华

南怀瑾老师在讲禅七
志公长老画相

《十二时辰颂》,由南朝梁武帝之国师志公禅师(又称宝志禅师)所作。南怀瑾先生在《南禅七日》第14讲中,说到要把两篇文章——《志公禅师十二时辰颂》《永嘉禅师证道歌》背来,学习,比读一千部《金刚经》还厉害!什么佛法道理、修道都在里面!关于这首《十二时辰颂》,南怀瑾先生也曾做过阐释,收录于《南怀瑾讲述:禅学禅修禅行》一书中,让我们一起学习。


南怀瑾先生浅释《志公禅师十二时辰颂》:

现在发的讲义,是南北朝梁武帝的国师──志公和尚的“十二时颂”,传说他是十二面观音化身,是一位孤儿出身成道的出家人。现在本院同学集体背诵,外来的居士们听着:


“平旦寅,狂机内有道人身,

穷苦已经无量劫,不信常擎如意珍。

若捉物,入迷津,但有纤毫即是尘。

不住旧时无相貌,外求知识也非真。


日出卯,用处不须生善巧,

纵使神光照有无,起意便遭魔事娆。

若施功,终不了,日夜被他人我拗。

不用安排只么从,何曾心地生烦恼。


食时辰,无明本是释迦身,

坐卧不知元是道,只么茫茫受苦辛。

认声色,觅疎亲,只是他家染污人。

若拟将心求佛道,问取虚空始出尘。


禺中巳,未了之人教不至,

假使通达祖师言,莫向心头安了义。

只守玄,没文字,认着依前还不是。

暂时自肯不追寻,旷劫不遭魔境使。


日南午,四大身中无价宝,

阳焰空华不肯抛,作意修行转辛苦。

不曾迷,莫求悟,任你朝阳几回暮。

有相身中无相身,无明路上无生路。


日昳未,心地何曾安了义,

他家文字没亲疎,不用将心求的意。

任纵横,绝忌讳,长在人间不居世。

应用不离声色中,历劫何曾暂抛弃。


哺时申,学道先须不厌贫,

有相本来权积聚,无形何用要安真。

作净洁,却劳神,莫认愚痴作近邻。

言下不求无处所,暂时唤作出家人。


日入酉,虚幻声音不长久,

禅悦珍馐尚不餐,谁能更饮无明酒。

勿可抛,勿可守,荡荡逍遥不曾有。

纵你多闻达古今,也是痴狂外边走。


黄昏戌,狂子施功投暗室,

假使心通无量时,历劫何曾异今日。

拟商量,却啾唧,转使心头黑如漆。

昼夜舒光照有无,痴人唤作波罗密。


人定亥,勇猛精进成懈怠,

不起纤毫修学心,无相光中常自在。

超释迦,越祖代,心有微尘还窒碍。

放荡长如痴兀人,他家自有通人爱。


半夜子,心住无生即生死,

生死何曾属有无,用时便用无文字。

祖师言,外边事,识取起时还不是。

作意搜求实没踪,生死魔来任相试。


鸡鸣丑,一颗圆光明已久,

内外推寻觅总无,境上施为浑大有。

不见头,亦无手,天地坏时渠不朽。

未了之人听一言,只遮如今谁动口。”


说了半天,大道本来平常,志公禅师这“十二时颂”,是南北朝中国文化的精华。当时达摩尚未东来。志公禅师初一露脸,便震动一时,他融会了儒释道三家的精华,而以高明的文学境界,明明白白地将菩提大道表达出来。菩提大道在哪里?就在这里。


“平旦寅,狂机内有道人身”,“狂机”是引用我们传统文化《书经》上的话,“惟圣罔念作狂”,狂即妄念,也等于佛法所称的凡夫。那么佛在哪里?佛在心中。“惟狂克念作圣”,一念回机,即是佛,即是道。当然这其中还有更深一层的秘密,初步先了解到这里;可惜我们自己认不到,抱着金饭碗去讨饭,所以“穷苦已经无量劫,不信常擎如意珍”。


“若捉物,入迷津”,你修气脉、守窍、练什么功夫等等,乃至到外面找些道来信,信上帝、信菩萨,信这个、信那个,唉!那只有愈信愈迷了。“但有纤毫即是尘”,你守一个空,守一个清静,沾了任何一点就不是道。“不住旧时无相貌”,孔子的学生曾子,经常引用《大学》上的话“苟日新,日日新,又日新”。孔子也曾告诉颜回:“回也,交臂非故”。我们两个人对面过来,面对面,彼此一照过去了,一切已经变了,没有痕迹可寻。


所以你要守住一个心不动,守得住吗?那个能动的,本来没有动过。所以“不住旧时无相貌,外求知识也非真”。学问是道吗?把所有的经典全部念得滚瓜烂熟就成了吗?再说“平旦寅”,孟子也讲到善养“平旦之气”,就是刚刚天亮,睡醒了的那一下,一念清净的时候,那个就是修道的起始处。你能够永远保持那个,等于上了路,行了。


“日出卯,用处不须生善巧”,天亮了,人生之道就在平常日用之间,不要玩弄聪明,老老实实,不要取巧,直心是道场。并且老实就是老实,也不要故意假装个老实人的模样。“纵使神光照有无,起意便遭魔事娆”,即便让你修炼成头顶放光,给大家都看到了,一身神通变化,时空时有,非常奇妙,那也只是心所造作,是心的一种变相而已,并非心的本相。如果你执此变相,认为这就是道,那么这个变相,就是魔;魔者,磨也,就是磨炼、折磨你自己的意思。你一起心动念,便为这些境界所欺,光影门头上自损精神,无有了期。


道就在目前,平常心就是道,有一个用功之心,我一天念一万声佛,拜佛一万拜,把那个念佛珠计数般地哒哒掐拨起来,好像是要到邮局或银行存钱一样;你这不是贪心吗?名为修行,实际上比谁都贪。这个世界上的东西,贪不到了,还要贪另外一个世界的东西。这样以有所得之心,求无所得之果,心中的人我是非如何能免?万法本来无我,心中有人就有我,有我就有你,有你就有他,有你、我、他,就有烦恼。所以自己竟日以用功之心来求道,必然“日夜被他人我拗”,卷入是非利害关系里,不能了脱。其实你只要“不用安排只么从,何曾心地生烦恼”,人生一切本来好好的,顺境逆境本就不怎样。凡事你不用计较安排,这样就是这样,又有何烦恼不烦恼的呢?


“食时辰”,吃早饭的时候,“无明本是释迦身,坐卧不知元是道”。无明的这一念,也就是成佛的这一念,人人本来行住坐卧皆在道中,只是不自知而已,所以才“只么茫茫受苦辛”,这样自寻罪受,茫茫受苦。“认声色,觅疎亲,祗是他家染污人”,有人打坐看到光啊、听到声音啊什么的,美妙得不得了,然后又是怎样的一道剑光出去了,成为武林高手。这些都是见鬼的话,自欺欺人。你真练成飞剑,你真有神通,甚至有些听说本事大得很,在外面传道,说:你不听我的话,我指头一比、一划,你就会死。我说:来!叫他对着我的脸,试试看,看我死不死!除非我自己要死,否则,全是胡扯。


世上有谁能替你作得了主呢?你“认声色,觅疎亲”,看到什么光、见到什么佛,然后升起更大的无明我执,认为这样才是道,那样不是道,扯出一大堆是是非非,这不就“只是他家染污人”吗?都是依他而起,为外境所骗,自己在心上多涂一层染污。“若拟将心求佛道,问取虚空始出尘”,假使你说:我心在修道,要成佛;那你何不问虚空看看,哪一天成佛?心同虚空,本来就是佛,难道虚空还要修出另一个虚空来啊?不要求了,“自助天助”,你本来是佛,圆满无缺,应当自尊、自重、自信,别再妄想从上帝、菩萨那里得到好处,甚至连自尊、自重、自信本身也了不可得啊!


“禺中巳”,指日近中午,巳时这一段,即九点到十一点。“未了之人教不至”,那个不懂的,硬是不懂,脑筋不清的人,你永远也教他不醒的,“假使通达祖师言,莫向心头安了义”,你光会讲经、会说法有什么用呢?那是释迦牟尼的,不是你的;他成他的佛,与你何干?你把经典都背会了,又能如何?《阿弥陀经》你们都会念,很好!但莫忘了“心净即国土净”的道理。如果你真领会了古德祖师们的言句,那就别在心中执持,而死于句下。那些经典论著,好比明灯,指示你认清路头,你懂了,看清楚了,就算了啊!等于吃饭一样,吃饱了就算了,你还端到这个饭碗干嘛?“只守玄,没文字”,你只要自自然然,不费吹灰之力守着本来清明自在的心境,就好了嘛!原来就是这个样子,更无其他真正的道,没得另外一个道理的、没得文字言语的,若有那也只不过是个方便的形容罢了。


“认着依前还不是”,你还心中有个道理、有番境界、有个什么功夫,那就不是道;“暂时自肯不追寻”,但你说:“我懂了,这就不要修了吗?”要修,自肯即是修,即此现前一念,保持此心清净,就是个好的开始,不须特意追寻,假使你能够把握住自己,且不为任何心的变相和外在环境所欺,那么便自然在修行中。


“旷劫不遭魔境使”,你认为有个道、有个佛,你已经着魔了。佛在《金刚经》中说:“过去心不可得,现在心不可得,未来心不可得。”一切心的作用是暂时的,乃至这个世界的存在,譬如你跟我俩是夫妻,他跟你是父子,都是暂时性的,毕竟这个关系并非属于自己。所以大家不要笨!那样都教不醒,七情六欲一点都舍不得,还来打坐、修道,有什么用呢?


“日南午”,到了中午,“四大身中无价宝”,你不要看不起我们这个身体,它虽是四大假合,生下来第一天就开始老化,但是假的里头还是有真东西。“阳焰空华不肯抛,作意修行转辛苦”,我们此心的种种变化,好像在演傀儡戏,玩玩耍耍便了,像空中虚幻的花朵,像太阳照下来的光影,千万不要认真,不要执着。它本来虚妄不实,你若刻意要去修行,那你自找烦恼,白忙一场。


“不曾迷,莫求悟”,究竟你几时迷过了?你本来不迷嘛!头脑这不就清清楚楚的吗?偏要求个悟,一求个悟反而就迷掉了。“任你朝阳几回暮,有相身中无相身,无明路上无生路”,志公大师的文字实在好得很。怎么叫“任”?这个太阳永远在天上,你看它今天下山,明天又出来了,天黑就天黑了,而明天又亮了;明与暗就在这么一下,迷与悟就在这么一念,任我们现在这个有形的躯体再怎样,你不要在这上面乱翻乱找,在这个身心当中,自自然然有个无相之法身,不生不灭,不用他求。那是本心,你认清了,心就是道,就在虚幻不实的无明轮回之中,当下即是清净的涅槃境界。


“日昳未”,即中午以后,一至三时这段时间。“心地何曾安了义”,了义是佛学名词,意即彻底圆满的道理。真正学佛,心上不要有个什么了义、不了义的分别。“他家文字没亲疎,不用将心求的意”,释迦牟尼佛的话,什么祖师爷的语录,跟你什么相干?他成他的佛,你自己不成啊!不要以为那是佛的法语,我恭敬恭敬就算,你怎么不恭敬自己?就算你把佛经死抱到棺材里去,你还是没有成道。“不用将心求的意”,“的意”,就是那个真正的意思,你何必硬在他人的一言一行中,探求宇宙人生的最高真理?那会愈求愈远的。


“任纵横,绝忌讳,长在人间不居世”,(”啪”——师拍桌一声)大家能够用到这一句,就是大丈夫,就成了。人生原是游戏,做个女子,嫁给人家,就要当个好太太;做了男人,讨了媳妇,就要当个好丈夫;做了人家的儿女,不可不善尽儿女之道;当了和尚,又何能逃避修行与济世之责呢?然而可别忘了“长在人间不居世”,这个世界只是玩玩而已,自由自在,能屈能伸,没有任何莫名其妙的禁忌,毫不疑神疑鬼,虽在尘世不为世法所困。如此,道又何在?又如何修道呢?”应用不离声色中,历劫何曾暂抛弃”,这个灵明清净的妙觉,他从来没离开过你,声色便是他的应用,无始劫来未曾暂离,不必另外再觅个什么道了。

(未完待续)


文章出处:老古文化微信公众号文 南怀瑾先生浅释《志公禅师十二时辰颂》(上)首发 | 比读一千部《金刚经》还厉害!什么佛法道理、修道都在里面! 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?__biz=MzIwMDc5MDUxMQ==&mid=2247497502&idx=2&sn=73f4720c28c4a7a7bfe9e302ef6dd0ae&chksm=96f56f9ea182e688f112fc90c76fe26a1dda2f8600b5ff46eac64c45f6ceca425e076a7e9d87&mpshare=1&scene=1&srcid=0130goDjdlajKFDjz6LiGkVW&sharer_sharetime=1612229516887&sharer_shareid=8412bb73bbba73a84ff37e7ade543567&exportkey=A5QRPKuRlEKf6vvZrcuNXKI%3D&pass_ticket=zyHSUatpY%2FxzOC8OmoxPw0yzNDHHIu9xGTruOhW8UY2zAov22A63TfacKsRXVznj&wx_header=0#rd